为“老年做题家”送上掌声

2022年9月22日

    【社评】  本报评论员  谭钧铭

    安徽芜湖的梁可新老人今年94岁,退休至今仍每天做数学题,不仅每日誊抄题目,还书写数学知识体系,遇到不会的他第二天继续钻研。他说“天天当老师,我一生就是教数学”。 

    老年人坚持学习的事例并不少见,对此,曾经有年轻人惊呼“老年人卷起来了”,甚至有人质疑:老年人群学习还有什么用?占用教育资源是否有必要?前段时间,52岁退休人员鲁新林来到湖北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报到,他也成为该校历史上年纪最大的新生。有人称赞他“活到老学到老”,也有人质疑他“浪费教育资源,应该把机会留给年轻人”。首先需要说明的是,无论在什么年纪,通过认真学习考试入学从而实现人生梦想,都绝不是浪费教育资源。那些在课堂上不认真学习,虚度岁月的人才是浪费教育资源。

    “老年做题家”是对老人学习无用论的最好反驳,这不是老年人的内卷,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,无可厚非。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,这些仍然坚持学习的老年人为年轻人树立起了榜样。

    前不久,一位51岁的妈妈和自己的女儿一同考研,最终双双录取,就是一个互相促进、互相鼓舞的典型案例。上老年大学,去图书馆看书,甚至去读研究生……老年人学习的方式不止一种,但其核心都是不愿自我设限的人生态度。不仅是老年人不必对自己设限,年轻人在看待一些老年人群新颖的生活方式时,也不应该戴着有色眼镜,而是学会理解和尊重。

    有时,人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,却可以把握它的宽度。未来,老年人的生活方式将变得更加多元,老年人群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也会更加富足。“老年做题家”只是老年文化娱乐的一种呈现,优雅老去的道路上不一定要做一个“老年做题家”,更重要的是如何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。

    不为自己设限,不因年龄止步,本身就值得献上鲜花与掌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