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把想对我说的话,都放进了家传里

2022年8月4日

    和爷爷见面的次数很少,等有时间了,他却去世了。

    爷爷的最后一程,我没有去送。这样,他仿佛还在我身边,看着我结婚生子,住进大房子。

    记得小时候,有次回爷爷家,我调皮摔了一跤,开始耍脾气,躲在柜子里不理人。爷爷为了哄我,抱我上街。虽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我还是眼尖地发现了一家玩具店,吵着嚷着要进去。爷爷拿着一把玩具枪,在我眼前晃,说:“乖孙女,你不哭,我就给你买。”回去后,我拿着枪,坐在爷爷腿上。我在笑,他也在笑。父亲打趣说,原来爷爷的不苟言笑只对他,对我就如此宠溺。

    可我也见过爷爷整张脸都冷下来的样子。十岁那年的春节,我帮爷爷一起烧年夜饭。切黄瓜的时候,我玩心顿起,趴在料理台上一定要试试。一不留神,锋利的刀刃划破了我的食指。他立刻夺过刀,翻出创口贴。处理完,我跟个没事人一样,还要继续玩。爷爷皱起眉,吼了句:“玩什么玩,这点事都做不好!”我气极了,年夜饭都没吃就走了。很久以后,自己当了母亲,我才明白,爷爷那时的苦心。

    爷爷的葬礼举行之际,我才真正意识到,爷爷离开了。我几乎崩溃,躲在房间里,不吃不喝。父亲看不下去,给我送来了爷爷的家传,说:“爷爷不怪你,他想对你说的话,他的一生,都在这本书里,你好好看看。”我连夜把它看完。原来,爷爷的人生,这般精彩。小时候的事,很多我都记不清了,可爷爷都记了下来。我重新振作。现在,一想他,我就翻开这本家传。为了爷爷,我也要好好生活。(重庆  张琰佩  37岁)

    一本本家传里,是一个个家庭的岁月痕迹和家族传承。亲爱的读者,家传写作热线18075167350等待您的参与。

    为鼓励更多老年朋友传承家风家史,快乐老人报社限时给每位订购家传服务的读者补贴采编印刷费用10000元(在签订合同时直接抵扣),并在家传写作、文稿整理、编辑校对、印刷出品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的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