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外婆打电话

2020年11月19日

    每次假期都短暂而匆忙,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望外婆,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五到六声才被接通,我刚喊了一声“婆”,九十多岁的外婆已经叫出了我的小名。我真的没有想到,她对声音如此敏感,仅仅一个字透过电波传过去,她居然能马上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孤独了,总感觉我每一次,她都有想狠狠抓住我不放的感觉,杂七杂八地东拉西扯,总舍不得挂线。

    外婆操心的东西很多:未结婚孙辈的婚事,刚入职孩子工作的稳定性,已出嫁孙女外孙女的婆媳关系……甚至连大舅妈的烂牙,外婆也会问一问。

    问问我的情况,我告诉她我除了穷点其他都很好,她劝慰我人好就行,钱可以慢慢赚。

    她担心两个适婚却还没有娶妻的孙子的婚事,甚至问我:“你认识哪里有女孩不?”

    外婆的曾外孙也有的已经到了适婚年龄,听到他们已经有人找到合适的对象,她明显语气轻快。她应该是盼望着他们能早日成亲,把小玄孙带来给她看看。每次我带我家小孩子去的时候,外婆总要叫她们到跟前,慈爱地拉拉手,摸摸头,然后每人发一个红包。已经没有脚力外出的外婆,能听到孩子的吵吵闹闹对她来说或许已经是莫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我在电话的这一头,外婆在电话的另一头,絮絮叨叨着就过去了34分零10秒,不知道是因为信号不好,还是电话有故障,意外断线,才打断了我与外婆的这次通话。

    不能相陪身边,只能用电波传递着我微薄的孝心,只愿外婆安康长寿。(网友“傲雪桃花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