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让掌声跑错方向

2020年11月19日

    需要给自己鼓劲的时候,人们往往潜意识地放纵自己,有我行我素的冲动,比如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,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”“无人喝彩的时候,请为自己鼓掌”,这两句话文字各异,意思差不多。

    行走在尘世,带着自信上路,当然是非常必要的。一个人自卑,最大的害处是使我们看不到自己的潜力和长处,总觉得事事不如人,连头发都长得不如别人黑,因而不自觉地放弃了努力。自信一些,相信努力的价值,相信梦想的力量,我们才可能去寻找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人活一辈子,不可能一帆风顺,那些表面看来无限风光的人物,其人生往往都有不忍细述的B面。遇到挫折,自卑的人常常躺在地上不起来,放任风雨一日日地将自己掏空、腐蚀。自信的人不一样,他们坚信冬天是为春天准备的,咬着牙挺过去,明天的阳光依然足以温暖生命。

    然而,自信确实是一把双刃剑,用力适度,它当然只有益处;用力过度,自信变成固执,甚至自负、自恋,这自信非出问题不可。嵇康是曹魏晚期最具风华的士子之一,一篇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不知让后世多少人倾倒。他通晓韵律,尤爱弹琴,其中琴曲《广陵散》自他去世后即失传。一般人可能才貌不一,嵇康却两者兼得,他身高七尺八寸,容貌出众,用今天的话说是个大帅哥,要不也娶不到曹操的曾孙女。或许正因为自身条件太好了,嵇康一生恃才傲物,不将别人当回事。《世说新语》记载:钟会邀请当时的贤能杰出之士一起拜访嵇康,他正在大树下打铁,向秀帮他拉风箱鼓风。客人到后,嵇康连身都不起,更没有倒茶递水的意思,只是继续挥动槌子打铁,旁若无人,过了很久,也不与客人说一句话。钟会起身离开,嵇康问:“你听到了什么才来的?见到了什么才走的?”钟会说:“听到了所听到的才来,看到了所看到的才走。”两人自此结下梁子。后来嵇康因吕安事涉案,钟会趁机向司马昭进言,陷害嵇康。盛怒之下,司马昭下令处死了他。钟会因为个人恩怨陷害嵇康自然是可耻的,当严厉谴责;不过,嵇康的为人处世未必没有问题。假若他在人际关系上少些自负、自恋,对当年的钟会多一点善意与尊重,他晚年的结局或许会改写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人至少在两个时候不能盲目地“为自己鼓掌”:一是操守方面出现迷失,一是事业方面踏入误区。比如一个官员收了老板大量的贿赂,周围的人议论纷纷;再比如一个学者抄袭别人的著作,熟悉的人已经公开表示不满,你难道可以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”,或者“无人喝彩的时候,为自己鼓掌”吗?每个人做事业都有一个适合的区域。比如我青年时期特别向往做航天员,即使到了年过半百的现在,坐飞机都无形中涌起一种庄严感。但我有高血压、脂肪肝,当个大学老师、作家并无多少问题,假若非要“为自己鼓掌”,霸蛮去当航天员,后果肯定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生活是复杂的,我们给自己的掌声必须有正确的方向,方向对了,它才可能成为生命的推力。(游宇明,57岁,散文家、杂文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