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相

2020年9月14日

    □甘肃华亭  刘杰  58岁

    我的吃相有点不雅,为此没少受妻儿的调侃。

    小时候,家无隔夜粮是常有的事,几乎顿顿都是洋芋菜糊汤。吃菜糊汤要连吃带刨,一家人的吸溜声和咂嘴声此起彼伏,响成一片。因为食物稀缺,父母要求我们吃完饭要舔碗,无论大小,每个人的碗都要舔得干干净净。初学舔碗,不得要领,鼻尖腮帮子上都是汤饭,照着父母的样子学习,很快就舔得干净如洗了。一口气吃完两碗菜糊汤,就伸长舌头舔碗,舔净碗,再用舌头把嘴唇周围舔净,一顿饭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进入中学之后,食堂里顿顿都是黄面疙瘩汤,而我们班每天临近午饭的那一节课正好是数学课,任课老师又是出了名的爱拖堂,等我们赶到食堂,大铁盆子里已经是汤多疙瘩少。我们把在食堂吃饭叫“吃抢槽子”,吃得快的,还能再喝一碗汤,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为了果腹,我根本顾不上口腔和食道的感受,连吃带喝两碗疙瘩汤下肚,才觉着嘴里面被烫坏了。天长日久,我竟然练就了吃饭不怕烫、速度超人的本领。

    在乡村工作近四十年,参加过不少婚宴或者其它聚餐活动,面对一桌陌生人,心里也曾暗暗提醒自己要注意吃相,免得别人笑话。刚开始还能绷得住,故作文雅,细嚼慢咽,可还没吃几口,桌上的菜肴就已然见底了。几次前车之鉴后,再去赴宴或者聚会,也就不难为自己。如此随心所欲,大快朵颐,我倒落了个实诚率真的名声。

    我也的确见过吃相颇雅的男士和女士:轻启嘴唇,食物被小心翼翼地送进嘴里,细嚼慢咽,不管嘴上有没有油,都要用餐巾纸擦一下嘴再吃……好像表演一般。这种吃相应该是雅到极致了,但我是万万学不来的,三两下就能解决的问题,干嘛要那么费事呢?

    我见过不少纯朴的山东人用煎饼卷大葱,吃得酣畅淋漓;也看过不少勤劳的陕西人端一碗面条蹲在碾盘上,大口吞咽,无比惬意……说到底,吃相的雅俗往往和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有关,而和人品并无相关。既然无关品行,依我看,就不妨保留这副朴素的吃相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