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啃”孝

2019年12月2日

    □安徽马鞍山  李良旭  57岁

    父母虽然岁数大了,但依然精神矍铄,步履稳健。每次回家,两位老人总是讪讪地问道:“需要我们给你做点什么吗?”我说:“你们这么大岁数了,能帮我什么忙?能照顾好自己,我就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父母听了,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们老了,不中用了,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,那时整天喊着爸爸、妈妈,好像怎么也离不开我们。”父母的语气里,有一种憧憬和向往,又有一种深深的失落。我忽然感到,让父母觉得自己不中用了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伤害。做父母的,总希望能为孩子做点什么,这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一种力量和信念。

    再去看望父母,母亲又讪讪地问道:“要我们帮你做点什么吗?”我有些腼腆地说道:“妈,您过去做的鞋垫又柔软又暖和,可现在买的鞋垫穿不了几天就破了,一点也不适用,妈,您还能为我做一双鞋垫吗?”母亲眼睛里顿时闪烁着惊喜的光芒,连声说道:“能做!能做!”父亲也问:“俺能做点啥?”我有些为难地说:“爸,家里的菜刀已钝了,过去家里的菜刀一直是您磨的,现在您还干得动吗?”爸爸兴奋地说道:“能啊!能啊!我磨的刀,刀口既锋利又好用,记着,下次来把菜刀带来,我帮你磨,保证好用!”父亲边说,还边向我比划着磨刀的动作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自打我求父母帮忙以来,家里就一直萦绕着一种喜庆的气氛。从此,每次回家,母亲总是拿出好多双鞋垫给我,说:“这双是你的,这双是媳妇的,这双是孙子的,这双是孙媳妇的……”捧着母亲亲手做的鞋垫,我连忙说道:“妈,您慢慢做,别累着了。”而父亲早已接了我带回的刀,厨房里传出一阵极富节奏感的磨刀声。听得出,父亲磨得很有力,还像我小时候听到父亲的磨刀声。听着,听着,我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了。但愿父亲的身子骨能一直硬朗,这样的磨刀声能一直响亮。盼望母亲的双手能一直如此灵巧,让母爱的温暖一直陪伴左右。

    孝的形式有千万种,这种“啃”老也是一种孝。它“啃”出了亲情,“啃”出了关爱,“啃”出了天长地久的温暖和感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