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尼泊尔品味独特日出

2019年12月2日

    作者简介

    范良君,湖南长沙人,1947年生,退休后当起“驴爸”,10年间行走70余国,并且边看边写,先后出版了《还愿西欧》《目标南极》《峡湾短笛》等书。

    在尼泊尔游览时,导游曾五次安排我们观赏日落与日出,这是我在其他国家旅游时没有遇到过的。不少旅店大堂告示上的内容,不是第二天的天气预报,而是Sunrise(日出)与Sunset(日落)的时间。

    尼泊尔的日出有一种独有的美,与其地处雪域高原有一定关系。太阳在霞光里露出自己的面孔前,先是把远处雪山的巅峰涂抹上一层柔柔的橘黄,像只无形的手将火炬点燃,一座接着一座,每座“火炬”被点燃时,远处观赏的人群都会发出一阵欢呼,十分有趣。然后,朝阳才从橘黄的云彩里露出她的真容,先是弯弯的一道橘黄,比霞光的颜色要深,也更有质感些。这时的太阳更像一顶扁扁的、弧形的草帽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顶“帽子”慢慢变得大了、圆了,最后变成一个没有丝毫缺陷的圆形。

    在嘎库特,我凌晨四点多起床看星星。到达最佳的观景点后,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这是我生平从未看到过的夜空,星星又亮又密,离你又近,似乎爬上身旁的小楼,就可摘到它。我试图在空中指认出“启明”与“北斗”,但还是放弃了。就在我为眼前的景象所陶醉时,突然发现离我不远处的一幢楼房的房顶升起了薄薄的雾气,星星也黯淡了许多,又过了几分钟,满天星星竟神奇地全部消失了。我跨前几步,想看看楼下街市的灯光,它们也不见了踪影。一时间,整个天空都被沉沉的黑幕遮盖。周遭又黑,又静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房,而是站在原地,过了一会,我前方的“黑幕”被一只巨手悄无声息地撕开了一道缝,缝隙里渐渐地透出悠悠的光亮,先是淡蓝色,慢慢地变幻成“喜色”……远处,显现出鱼肚白,又会是一个艳阳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