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换位

2019年10月10日

    □北京  刘金江  66岁

    小城西边,有片红砖红瓦的平房。白胖子和黑瘦子住在这里,俩人是隔壁邻居。

    刚过不惑之年的白胖子有头有面,天天应酬。与其年龄相仿的黑瘦子在工厂三班倒,辛苦不说还吃喝清淡。白胖子人清高,平时话金贵,唯独与黑瘦子聊得来。黑瘦子人随和,白胖子家里的零碎活儿常麻烦黑瘦子,如修水管、换灯泡一类。

    白胖子偶尔在家吃饭,就让媳妇儿多做几个菜,喊黑瘦子过来喝两盅。黑瘦子也不见外,高声答应着,就过来了。黑瘦子一个劲地往白胖子杯里斟酒,并不住地夸赞:“哥好酒量,好福态!瞧您这细皮嫩肉儿,真让人羡慕!”黑瘦子回到家就与老婆发牢骚:“瞧你做的那饭食,我天天吃这个,不黑不瘦才怪呢。”老婆也不好惹,斜着眼说:“德行!好饭菜我也会做。钱哪?就你那点工资,咱能吃得起?”

    那天,黑瘦子用自行车驮丈母娘去车站。车子晃晃悠悠,坐在车座上的老太太颤颤巍巍。这时,后边传来汽车喇叭声。原来是白胖子的车。白胖子喊住黑瘦子说:“老黑,让老人家坐我的车。”回家后,黑瘦子情绪低落,嗫嚅地跟媳妇说:“瞧人家白哥,天天车接车送,脚不沾地。你看我,整天骑个破车风里来雨里去的。”媳妇劝他:“咱不能这么想。瞧你这身子骨多棒啊!别瞎琢磨羡慕别人了,快吃饭。”

    一天半夜,白嫂子隔着墙头声音颤抖地大声喊道:“黑兄弟,黑兄弟,你白哥快不行了……”黑瘦子慌忙跑过来,帮忙把白胖子送去了医院。白胖子得的是脑栓塞,出院后已离不开轮椅,也讲不出话,只能发出呜呜声。黑瘦子隔三岔五便会过来看看白胖子。白胖子瞅着黑瘦子结实的身子骨,眼里全是羡慕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他多想做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黑瘦子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