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云悠悠

2019年10月10日

    □安徽巢湖 方华 55岁

    腰酸背痛地离开桌案,走到窗前。一抬头,见林立的高楼间,一方天空瓦蓝瓦蓝,朵朵白云飘荡。心中忽然想到,这天空明澄、秋高气爽的日子,是看云的好时节啊。

    “片片飞来静又闲,楼头江上复山前。飘零尽日不归去,点破清光万里天。”这样的美景,窝居在钢筋水泥的城堡里是欣赏不到的。看云,还是要走出紧缩的空间,走出拥挤的日子,放足山野。丰收的秋野,会把一种广袤留给你;葱茏苍莽的山川,会把一种辽阔展现在你的眼前。或抬头,或放眼,天地浩荡,白云悠悠,心胸便豁然开朗,心襟便宽阔无比。

    闲云野鹤,是古代文人雅士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。云卷云舒里,多少块垒消融,多少往事如云烟消散。而现代都市里的人,在奔涌的时代大潮里沉浮,在拥挤的生活里步履匆匆,虽心有看云梦,却难有看云闲。为生活累,为稻粱谋,我们往往只顾低头看路,少有抬头看天。“舒卷意何穷,萦流复带空。有形不累物,无迹去随风。莫怪长相逐,飘然与我同。”看云,实际上是给忙碌的日子一份闲散,给生活一次放纵,古今心同,情之所往啊。

    《旧唐书·狄仁杰传》中,有这样一段文字:“仁杰赴并州登太行山,南望见白云孤飞,谓左右曰:吾亲所居,在此云下。瞻望伫立久之,云移乃行。”吾亲在云下,多么煽情感人的话语,撩起多少游子白云般漂浮的乡愁。抬头眺望城市上空的朵朵白云,不免使我想起故乡。我分明看见,童年的我仰躺在落满秋叶的山坡,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,一边看着天空云彩的变幻,一边梦想着能像孙悟空一般驾云而行。

    脑海中响起那首《故乡的云》:“天边飘过故乡的云,它不停地向我召唤,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,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。归来吧归来哟,浪迹天涯的游子;归来吧归来哟,别再四处漂泊……”蓝天之上的朵朵白云,从古至今又缠绕了多少客居他乡者的心。

    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”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但只要蓝天还在,就有白云飘荡。在这个风清气朗的日子,且让我们暂放下尘世的繁琐,看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