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初秋

2019年8月29日

    □山东临沂  魏益君  51岁

    在我的记忆里,乡下老家最好的时节就是初秋。

    老家的村子坐落在山里,被群山环抱,门前有石榴摇曳,村头有山泉流淌,一派祥和明净。立秋过后,山里变得凉爽起来,山上的果树也丰收在望。

    最先知秋的是石榴。门口的两棵石榴树,被红彤彤的石榴果压低了高度,出落成喜人的姿势。奶奶在秋阳里眯着眼睛,数着一枚枚鲜红的石榴,盘算着摘下来后都要分给谁家。晚风送爽,秋凉如水,奶奶放下了暑天轻摇的芭蕉扇,坐在石榴树下的石凳上喝茶,享受着初秋的惬意风情。秋风吹来,满树的石榴摇头晃脑,摇醉了奶奶的眼神,摇醉了农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村头溪水边的那棵老柿子树下,永远少不了小憩纳凉的人们。初秋的柿子树挂满了青涩的果儿,昭示着秋天勃勃的生机。一个夏季的雨水,使得流淌的溪水暴涨,流溪哗哗,如琴音流泻,悦人耳目。清凉的初秋夜晚,柿子树下的人气更旺,人们三三两两聚拢在树下,不仅仅是来纳凉看景,主要是听村里的老说书人耿大爷讲故事。耿大爷是早年间走村串巷的说书艺人,博古通今,一个个过去的故事,听得我们唏嘘不已。初秋的月亮变得高远洁净,照着溪水流光,照着高大的柿子树,和树下那一堆笑语欢歌。

    秋蝉坐在挺拔疏朗的梧桐树上,高扬着初秋最后的歌声。午后的村子在秋蝉的韵律里宁静着,人们枕着蝉声,沐着秋凉午憩入睡,享受着季节的惬意。一枕秋凉,一声蝉歌,把季节送进成熟。

    父亲依然下地,不再是锄禾忙碌,揽一把由青变黄的谷穗,捻一枚成熟发黄的大豆,看一眼金黄饱实的玉米,脸膛陶醉成红高粱的颜色,眼睛笑眯成一枚成熟的豆荚,舒心享受着自己的成就。初秋的果园更加生动,满树的苹果、核桃、栗子、桃子,在秋阳下耀眼,在秋风里飘香。摘一颗金黄的桃子,咀嚼着秋天的味道,品尝着熟透的季节。

    山里的风慢慢有了颜色,秋风过处,远山近景,树叶由绿变红,呈现出秋的韵律。乡村的初秋很美,小村在大山的怀抱里显得更加静谧,我陶醉在初秋的乡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