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大火频发,军方灭火有何神器

2019年8月29日










    已持续燃烧20来天的亚马孙雨林大火引发全球关注,巴西总统雅伊尔·博索纳罗日前授权军方参与灭火,巴西国防部长费尔南多·阿泽维多随即表示将在6个州投入4.4万名士兵参加救灾行动。实际上,在一些森林覆盖率高的地区,一旦发生大型火灾,相关国家动员军队参与灭火的情形并不少见,有些国家在这方面甚至还有独门秘籍。(摘编自《北京晚报》《中国航空报》《解放军报》)

    巴西

    C-130运输机驰援

    巴西历来是一个森林火灾高发国家,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8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巴西境内森林着火点达75336处,较去年同期增加85%,逾半数着火点位于亚马孙雨林。8月以来,森林着火点已达36771处,较上月激增175%。据报道,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主张开发热带雨林,以促进巴西经济发展,近日他首次承认火灾原因可能关联非法砍伐。

    按照巴西国防部长阿泽维多的说法,巴西军队将集中在特定区域灭火。军方将出动两架C-130型“大力神”运输机,每一架次可以运送1.2万升水。C-130由美国洛克希德-马丁公司研制,是世界上设计最成功、使用时间最长、服役国家最多的运输机之一。得益于其庞大的运力,用来灭火简直就是神器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飞机就被用于空中投水灭火了。在这方面,军队无疑有着天然优势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不少退役后被改装的PT-17和N3N军用双翼飞机更是成为森林航空灭火飞机的主要机型,继续发挥余热。直到后来才逐步被性能更强的现代化军用飞机取代。

    美国

    军机民机各具特色

    作为飞机制造大国,美国将现代飞机的消防功能发挥到了极致。以采用C-130型“大力神”运输机灭火为例,相比巴西军方的传统投水方式,美军通过加装模块化空中灭火系统(MAFFS)抛洒水或阻燃剂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。

    模块化空中灭火系统研发于上世纪70年代,目前已发展到第二代。该系统包括5个压力容器,可以大大提高灭火效率。美军将一批灭火模块存放在怀俄明州等数个基地,一旦有需要,可迅速加装到C-130运输机内,24小时内可抵达境内任何地点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雷丁地区去年8月发生的山火中,就有加装模块化空中灭火系统的C-130身影。

    除了“大力神”运输机这样的庞然大物,在美国境内近年发生的一些大火中,美军还频频出动军用直升机挂载专用吊舱参与救火,像CH-47“支奴干”、UH-60“黑鹰”等重型直升机,因优异的动力和机动性,备受青睐。

    美国军方在航空灭火方面的探索,更是使得一些民营航空服务公司从中看到了商机,除了将一些二手军机改造成消防飞机,一些民用飞机也被用来灭火。比如,美国长青国际航空公司就将波音747客机改造成了可携带74吨水的超级灭火飞机,堪称“空中水箱”。不过,该型灭火飞机不仅使用成本高昂,而且对起降条件要求颇高。

    瑞典

    战机投弹也奏效

    在“树多人少”的瑞典,面对难以控制的弥天大火,瑞典人更是“脑洞大开”。2018年7月,为了尽快扑灭发生在境内的一场森林大火,瑞典空军直接出动两架JAS-39“鹰狮”战机,向火场投放了数枚GBU-12激光制导炸弹。

    这种“火上浇油”的方式一时引发热议。有专业人士解释,用战斗机投弹灭火,主要有三方面的考量:一是现代战机大多装备红外成像传感器,能准确找到着火点;二是爆炸能在短时间内制造缺氧环境;三是炸起的沙土可以覆盖可燃物,从而达到灭火目的,同时形成隔离带阻止火灾蔓延。而瑞典媒体则报道,出动战斗机灭火的原因主要是火场靠近战机训练的靶场,有不少训练时发射的未爆弹,地面灭火力量无法进入。

    实际上,类似的灭火办法,苏联也曾用过。1966年,为了扑灭乌兹别克斯坦一处天然气田发生的火灾,苏联通过在地下引爆炸弹的方法,迫使岩层挤压变形,堵住了天然气的喷发。

    俄罗斯

    伊尔-76充当主力

    幅员辽阔、森林覆盖率高的俄罗斯同样经常发生大火。2010年7月,俄罗斯西部发生大火,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承认,紧急情况部在当地没有足够的应急能力来应对这场灾害。最终,军方被紧急动员参与灭火。

    在俄军装备中,由伊尔-76大型运输机改装的灭火飞机在航空灭火领域最为知名。伊尔-76运输机最大载重约48吨,曾被38个国家引进过。作为原产地,俄罗斯对伊尔-76的高通用性进行了充分利用,使其能很好地应对多种任务。在执行灭火任务时,伊尔-76在短时间内改装安装灭火套件后,能够携带42吨水,或约5万升阻燃剂。

    今年8月,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发生大火,俄罗斯国防部派出了10架伊尔-76运输机和10架米-8直升机紧急灭火。伊尔-76除了在本国的灭火行动中大展身手外,还曾参加过希腊、澳大利亚等国的大型灭火行动。

    中国

    高炮灭火军为民用

    我国的森林消防虽然主要采取民用和森林武警结合的形式,但军队士兵也时常参与其中。1987年5月6日发生在大兴安岭的特大森林火灾中,参加扑救的就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四个集团军。相关报道称,当时军方使用的装备包括飞机、高射炮、坦克、炸药、灭火弹、冷却弹等。

    大兴安岭森林火灾后,我国将水轰-5飞机改装为森林消防飞机,填补了我国水上飞机森林灭火的技术空白。近年,森林武警又将直8直升机改装成了灭火飞机,配备加拿大生产的BB7590型消防吊桶。该机在3小时续航时段里,如从距离火场50千米的水源取水,可洒水30余吨。此外,民航和部队的运5、运12、米-8、贝尔212、直9、“黑鹰”、米-171等机型也常被用于航空灭火。

    不过,此前有报道称,如果我国发生类似如加拿大2016年艾伯塔省森林大火那样的火灾,全国可调动的能用于灭火的航空器只有30多架。相比之下,在加拿大的艾伯塔省森林大火中,共有147架直升机和16架CL-415这样的灭火飞机参加灭火行动。今年3月30日,在山西沁源的一次森林火灾扑救中,当地民兵预备役人员首次使用了基于我军83式122mm榴弹炮改型的“119超远程灭火系统”,用灭火弹打掉了近200米长的火线,开创了军事装备应用于民用消防的新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