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读关键词:失独再生

2019年8月29日

    在即将成为祖父母的年纪,他们失去唯一的孩子。为“自救”,他们选择重新生养个孩子,为此,他们也面临经济和精神双重压力。

    现状  “这里全是老头儿”

    8月初,在贵州省贵阳市郊区一处农家乐院内,一群年过半百的父母正带着一群年幼的孩子,围在桌前热闹地聚餐。一个孩子童言无忌的一句“这里全是老头儿”,让现场气氛陷入尴尬中。

    与孩子年龄的巨大鸿沟,是这个群体共同的隐痛。“我们走在外面,别人总会问,你孙子几岁了?”一位失独再生养母亲说出了大家的心声,“你说我们怎么回答?我们只能减少在外面活动。”渐渐的,这个群体通过网络寻找到了“同命人”,他们相互交流鼓励。近几年,他们还组织了“夏令营”聚会交流,此次在贵州的聚会,是近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爸爸妈妈这么老?”面对孩子这样的疑问,不同父母给出了不同的解释,有人从小就向孩子坦陈家庭变故和孩子的身世,也有父母有所保留,希望等孩子长大后慢慢明白。“但无论怎么解释,我们都想告诉这群特殊的孩子,你不是一个另类,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小朋友和你一样。”活动组织者大海说,这正是他们不定期组织这样的活动的原因。

    生育  多次尝试才可能有孩子

    近年来,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,让无法生育的家庭看到了希望,尤其是供卵试管婴儿的出现,给高龄失独家庭带来福音。公开报道中,安徽的盛海琳曾是成功诞下试管婴儿的年纪最大女性。2009年,59岁的盛海琳失去女儿。次年,60岁的盛海琳通过供卵试管婴儿技术,诞下一对双胞胎。虽然盛海琳多次表示,自己的经历难以复制,但她创造的高龄生育奇迹,激励着无数失独家庭的母亲。

    像盛海琳这样首次做试管就能成功的案例极少,大部分人要经过至少2-3次的尝试才能拥有一个孩子。51岁的失独父亲徐少峰和48岁的妻子刘秒,为了再生育一个孩子,5年来跑遍湖南、广东、北京等地的医院,耗尽家财、透支健康。他们至少尝试了7次试管婴儿受孕,均告失败。接连打击将刘秒的精神推至崩溃边缘。刘秒回忆说,情绪失控时,她甚至曾挥刀赶走来家中探望的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不少失独家庭在试管婴儿彻底失败后,只能选择收养。但不管是通过收养还是试管婴儿受孕,将婴儿拉扯长大,只是他们迈出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未来  努力为孩子创造好条件

    “既然选择把他们生下来,就要把他们负责任地养大。”这是所有失独再生养父母的心声。

    失独父母们大多是体制内或国有企业人员,接近退休年纪或已经退休,固定的工资往往只能维持他们的日常开支。为给孩子的未来提供保障,许多高龄父母不得不重新谋求一份维持生计的活儿。

    重新拥有一个孩子后,56岁的失独父亲蔡先生将妻子和孩子接到山东烟台,妻子专职带孩子,蔡先生则像年轻人一样拼命工作。正常情况下,再过4年他就可以退休了,但蔡先生没有为自己设定退休时间表,“为了孩子,干到干不动的那天吧”。蔡先生算了一笔账,孩子每月读幼儿园,学费、生活费、兴趣班费用和其他开支,每月至少需要3000元。

    这群父母希望,将来孩子能获得有关部门的政策性保障。(摘编自澎湃新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