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读关键词:黑鉴定

2019年1月10日

    藏品鉴定中猫腻多多。有多家拍卖、鉴定公司对藏品虚高估值,再以拍卖为由套取服务费、宣传费等;有鉴定专家冒充“文物局副研究员”。

    26元银锭道具被估价百万元

    近年来,上海、广州警方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。一些较为廉价的收藏品,经过一些拍卖、鉴定公司专家的“鉴定”,估价多超过100万元。在藏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,这些公司以代为拍卖为由,向藏友收取高额服务费、宣传费等。

    “我这仿古银锭道具是铜做的,不值钱。”去年12月,陈冰(化名)在某电商平台以26元买下一枚银锭道具后,客服回应“是否有收藏价值”时说。该银锭名为“乾隆银元宝”,重260克左右,上面印有“乾隆”“大清银锭”字样。几天后,北京宝艺轩泰文物鉴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宝艺轩泰”)一位名为“刘燕申”的鉴定专家接过银锭后打着手电瞧了瞧,“好东西,乾隆年间的银锭”。她又把银锭放到手边一个小型电子秤上,“280克,这个估值能上百万”。“我干这行这么多年,第一回见到这么好的银锭。”公司一名经理从旁帮腔道。

    认为该银锭是“好东西”的,还有深圳盛世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。去年12月21日,陈冰联系该公司一名经理,将银锭道具图片发给他进行图片鉴定。很快,该经理打来电话“报喜”称,鉴定专家看过后,认为银元宝的包浆比较自然,表面有银氧化,成分几乎都是银。“银锭的估价在150万元到200万元之间。”北京宝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师也得出类似的结论,“这个银锭是镇库用的,在国库里放着一批,这一看就是老东西,没法仿。”

    除这枚银锭道具,陈冰还网购了一件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,随机挑选多家拍卖、鉴定公司分别进行图片鉴定和实物鉴定。鉴定结果一致认为该花瓶价值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元。

    鉴定高估值背后藏拍卖圈套

    这些赝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,是有关拍卖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这是以前的官银,一定得去香港卖,香港卖这东西很稀罕。”去年12月,宝艺轩泰的鉴定专家刘燕申鉴定完银锭道具后说。一旁坐着的经理开始向陈冰介绍藏品拍卖事宜。他说,该公司有国内拍卖和国际拍卖两种渠道。“这个银锭在国内100万元,在国际上能拍到200万元。”据该经理介绍,东西好不如炒作得好,拍卖需要前期的宣传包装,走国内拍卖,前期费用是6000元;走国际拍卖,前期费用是12000元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些公司许诺的藏品拍卖多是托词,以吸引藏友支付不菲的宣传费、服务费。河北的周悦(化名)在2017年11月把祖传的两枚清朝铜钱送到北京一家拍卖公司鉴定,对方称每枚铜钱的价值都超过百万元。她支付了3000元拍卖费用,公司承诺她一年内卖不出去,退还费用。至今,铜钱仍未卖出,公司以业务员离职等借口拒绝退还费用。2017年下半年,贵州的王富强(化名)因母亲生病需要用钱,把家中收藏的钱币拿到广州一家公司鉴定,“先是图片鉴定,又要我去广州实物鉴定,告诉我这个钱币价值几百万,几个人围着我说了两三个小时,我被他们说动了,交了3000元拍卖费用”,但一年多过去,拍卖毫无音讯。

    藏品鉴定的骗局屡有发生

    上网检索“文物鉴定”可以发现,多个搜索结果点开链接后是北京、深圳、珠海、西安等地的拍卖、鉴定公司。网页介绍,可以进行图片鉴定和实物鉴定。多位藏友称,他们对藏品鉴定估值深信不疑,一大原因是鉴定专家的权威。不少专家的简介名头很大或是有“官方背景”。

    宝艺轩泰公司的专家简介显示,鉴定专家刘燕申是“杂项鉴定专家,北京文物局副研究员”,至今从事鉴定工作三十余年。但经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、进出境鉴定所等部门核查,北京市文物局并没有名为“刘燕申”的工作人员,而且根本没有副研究员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近年,有关收藏、鉴定的骗局屡有发生。北京曾有一些打着卖纪念币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,将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,高价卖给老人,并许诺帮助老人拍卖获得高收益。但安排拍卖只是幌子,只为吸引老人不断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。在藏品鉴定方面,上海、广州警方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。其作案手法如出一辙,均通过“专家”鉴定虚高估值,再向顾客收取拍卖服务费、宣传费等。(摘编自《青海法制报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