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于50年代,幸焉?不幸焉?

2018年6月11日

    “我们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,经历各种大起大落,是最不幸的一代人……”常有读者给本报寄来相关信件,感叹生不逢时。

    倒霉、坚韧……最能代表那代人的标签是什么?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过去?采访中,广西桂林的吴玉梅说出了部分同龄人的想法,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幸福烦忧,不能总活在过去”。

    “艰苦拼来的更珍贵”

    相比于倒霉、不幸等标签,北京65岁的刘芳更喜欢被称为“毛主席时代的人”。她说,虽然那时物质条件差,但社会很干净,“就像水晶瓶的水一样纯净”。和大多数50后一样,那个时代该经历的折腾,刘芳一个也没落下——自然灾害、上山下乡、工厂倒闭。40多岁时,刘芳又跑去一家企业做会计,一切从头开始。“艰苦生活锻造了我的坚强性格,不爱抱怨,努力工作养家。看到儿女学业有成,心里特别满足。”刘芳说。

    “艰苦拼来的一切更珍贵。”广西桂林、50年代末出生的吴玉梅也当过知青。劳动后,她一有时间就躲起来看书。1977年恢复全国高考,吴玉梅白天工作,晚上和兄妹们一起在油灯下看书。“成绩出来时,我们五兄妹竟有3人考上了大学,大家抱在一起,又哭又笑。”吴玉梅说,她之后再也没找到过那种成就感。

    不幸也带来幸运

    “青年下乡中年下岗是很波折,但不幸也带来幸运。”湖南湘西66岁的印建荣说,那个时代更青睐勤奋者。印建荣1986年从部队退伍后被分配在县五交化公司工作。1998年因公司改制,46岁的印建荣被迫下岗。上有老下有小,印建荣选择背水一战创业。他和朋友筹齐资金办了家液化气站。建站时,印建荣每天都坚守在工地,毒辣的太阳将他身上的皮晒掉了一层又一层,妻子看了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那个年代机遇很多,只要肯干不难打拼出一番事业。”印建荣的液化气站慢慢办起来后,家中的经济难题很快得到改善,还解决了一批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年代,努力的人更易看到希望。”陕西西安65岁的甘得民说,自己当年参军驻扎在戈壁,很多人觉得苦都走了。甘得民坚守了下来,还托人买书学文化,经常在刊物上发表文章,一年多后甘得民就被提干,“我们家没关系没背景,努力就有回报”。

    最认可“无私奉献的一代人”

   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磨练。记者梳理了朋友圈中给50后的各种标签,并在310多位中老年微信朋友中开展了调查,有近7成人更认可自己是“无私奉献的一代人”,其次是“坚忍乐观的一代人”。

    “活在抱怨中没有用,潇洒生活才是对自己好。”河南洛阳69岁的屈功梅从企业退休后,每月领取2800多元养老金。她每天坚持晨跑锻炼,每月拿出900元存了一笔旅游基金,一年出国玩一次,现在已去过十几个国家。

    “感恩那个时代教会我奉献。”山东临沂67岁的谭大梁说,当年在工厂帮徒弟代班,因疲劳操作被机器削掉了一个指头,自己请病假去治疗,还让工厂其他人一起瞒着徒弟。后来因为残疾,谭大梁失去车间主任的竞争机会,在单位后勤部工作到退休。退休后,他在社区拉起一帮老党员,腾出自家房子办起“三点钟课堂”,为下午三点放学后无处去的小孩子们补习功课。“儿女劝我别折腾,我看着别人需要帮助,心里过不去啊!”谭大梁说。(本报记者陈坤)

    征集  出生在50年代,您觉得是幸运的一代,还是不幸?欢迎发短信给13975857049留言,记者将回拨电话,和您聊聊当年故事,记录您的时代心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