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方式变迁,年味从未走远

2018年2月12日

    “小时候过年特别激动,因为能吃上一顿肉,因为包饺子,因为穿一件新衣服,因为给大人磕头和得到压岁钱。”这是作家王蒙在《过年》中描述的年味,这些年很多人都在伤感:它已远去无踪影。

    会生活的人却不这么想!在他们看来,即便过年方式再变迁,也不会影响年味。正如采访中山西晋城李莉琴说的那样,“年味变不变,不在于时代,而在于家人”。

    AA年夜饭不再有剩菜

    对于年味变淡,贵州贵阳68岁的陈耀阳最实在的感受是:桌上的菜剩得一年比一年多。

    “以前炸点油货,小孩们都抢着吃。”陈耀阳说,现在精心准备一桌菜,下筷子的却寥寥无几,“我还在厨房做汤,他们已吃完四散”。陈耀阳忍不住发脾气:“长辈不放筷子,谁也不许下桌!”第二年,陈耀阳把年夜饭安排在酒店,结果一样,“钱花了几千,打包回一堆剩菜”。

    去年过年,陈耀阳提议AA年夜饭,“一人做一道菜,拼成一桌”。陈耀阳还动员家人给菜取名:步步高升鸡、花开富贵鱼……没想到,同样一桌饭菜,大家吃个精光!也许是因为取菜名引发了大家的兴趣,儿女们还要求一起写春联。大家提议:“以后过年就这么安排!”陈耀阳感叹:“这是10来年过的第一个有味道的年。”

    搞视频春晚拼谁家更热闹

    在江苏扬州62岁的蒲香君家,借助新科技,这些年的年味是越来越浓。去年,蒲香君学会了玩“快手”“抖音”短视频软件,她与孙儿精心准备了拜年视频。搞笑的表情、夸张的画面引发亲友纷纷模仿,“大家用视频记录年夜饭,发拜年视频,非常热闹”。

    海南海口60岁的黄亮一家更是玩起了视频春晚PK赛。前年过年,他提议各个小家庭把家庭春晚拍成视频,发到微信群接受大家点赞和评论。没想到,去年过年儿女一回家就跟他讨论如何把家庭春晚搞得热闹上档次,黄亮说,家家都想让小孩表现好,全家人就一起想主题、搞造型,“就这样,每家录制节目视频互相PK,相当于搞了一次网络大春晚”。

    剪窗花做枣糕,老传统不变

    “年味变了,是因为人们的口味和享受都变了。”山西晋城73岁的李莉琴说,因为保持了几十年的老传统,自家的年味从未变过。

    李莉琴说,过年剪窗花、蒸面塑这些习俗是必不可少的。每年,李莉琴都会在家里挂满各种手工艺品,剪几个当年属相的剪纸送给子孙们,“孩子回家都说和以前过年一个味道”。

    在李莉琴家,年夜饭并没有那么丰富,除了鸡鸭鱼肉等必备菜品之外,她还会准备好孩子们在大城市很难吃到的枣糕、面点,“孩子们走的时候都会问我,‘那些东西还有么,我想带些回去吃’”。(本报记者鲍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