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社会组织走进春天里

2018年1月11日

    湖北武汉68岁的马建华最近很欣喜,作为社区书法协会会长,他以后组织活动或将有政府资金支持了。

    马建华不是白日做梦,国家正在想办法解决社区社会组织的现实难题。近日,民政部印发了《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中明确指出,将协调有关部门加大对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资金、场地支持。

    烦恼:搞活动社区不给拨场地

    做了9年社工,湖南长沙传承社工发展中心负责人王吟深知社区社会组织的困境,“就是没场地、经费”。

    王吟已记不清有多少项目因条件限制而落空。“2016年我在社区做了失独老人的项目,到去年3月项目结束,社区还拖着我1万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资金了,在自家社区搞活动连场地都没有。”马建华直言,协会一度因缺场地发展停滞,“社区场地很多,但只肯给间小屋子,一周只准用一次,会员们挤着上了几堂课,都不愿去了”。

    “社区把100多平米的空屋租给人开麻将馆,却没场地给我们!”江西南昌64岁的苏玲抱怨,自己几次去争取要20平米的室内场地,都被婉拒,现在只能和舞友们在漏风的架空层跳舞,“只能中午去,晚上没灯还冷”。

    自救:另辟新径要到场地

    无奈之下,马建华只能带领大家自谋出路。他找到小区多个协会负责人,联系区老年大学,希望在社区增设分校。马建华还多次联名找到居委会,建议将闲置的小区会所派上用场,经过1年的协调和争取,最终将老年大学“搬到”了小区内,这样,书法协会成了书法班,场地变大了,时间也更自由。

    而在安徽合肥琥珀潭社区,各种团队成立了社区社会组织联合会,整合辖区内的所有场地资源,统一分配。9日,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,给单个团队安排资金、场地不现实,而在联合会的管理下,目前社区社会组织已发展到近20个,集中安排场地,解决经费问题。

    湖南长沙官塘冲社区艺语工作室负责人、61岁的彭玉则争取在资金方面自给自足。她和队友们经常关注各类比赛信息,只要有比赛或者商业演出,就带队去参加,“比赛有奖金,表演有补贴,这就解决了服装、音响等基本费用”。有了这笔收入,彭玉还能偶尔请队员们唱歌、旅游,彭玉说,“比起别的队伍,我们有钱,就更有凝聚力”。

    政策:设观察点督促地方扶持

    中华志愿者协会常务理事刘红尘注意到了这份《意见》,在他看来,这份意见的对象囊括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团体、中老年人组成的兴趣社团协会等,“它对社区社会组织存在的困境,给出了解决办法”。

    在《意见》中,明确指出,各地要协调有关部门加大对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资金支持,鼓励将闲置的宾馆、办公用房、福利设施等国有或集体所有资产,通过无偿使用等优惠方式提供给社区社会组织开展公益活动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会只停留在政策上。”刘红尘说,《意见》中提到,民政部下一步将在各地设立“社区社会组织发展观察点”,推动政策落实。

    其实,有些地方在此之前已有动作。浙江杭州市民政局局长邵胜说,在杭州上城区,对居民满意度高的社区社会组织,政府每年都会给予1000-3000元资金补助。(本报记者王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