蛛丝马迹看穿婚姻骗子

2017年9月14日

    天才程序员苏享茂7日自杀,留下遗书称自己遭遇闪婚、离婚,最终迫于前妻的千万现金勒索选择跳楼。尽管事实真相尚未明朗,但“骗婚”顿成社会关注焦点。在中老年再婚世界,骗钱骗婚的情况也时有发生,其实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线索一  单方太主动的闪恋闪婚

    家住四川成都犀浦镇70岁的张金泉(化名)就被骗过。今年7月,单身群里54岁的左某主动加他为好友,“她说我为人老实,不讲黄段子”。聊了几天后,女方主动约见面。左某年轻漂亮,张金泉“一见钟情”。第四天,张金泉邀对方上门做客。“她见我单住,说这房子大,在一起后就搬过来住。”张金泉觉得,左某和他在谈婚论嫁了,于是给她打了2000元红包,“她推辞几下就接了,说作为一起出游的基金”。

    张金泉收到了“信号”,立马安排了云南游。在金器店里,左某对一条项链爱不释手,张金泉花了3000多元买下送她。回成都后,张金泉提出结婚,左某回答“要跟儿子商量”后就再无音讯。张金泉发微信,对方回复“你个老流氓,别再骚扰我”,打电话也不接。

    江苏苏州70岁的资深公益红娘陆美婵说,她帮人做介绍时遇到过类似事情,在相亲再婚过程中,即便是一见钟情,也要慢慢了解培养感情,一方如果太过主动地闪恋闪婚,就要小心。

    线索二  身份完美不谈论亲友

    山东威海崖头街69岁的沈丽丽(化名)也曾被骗。3年前,沈丽丽在参加婚介所相亲活动时,留了电话,“退休公务员”老袁联系上她,两人交往5个多月后,老袁住到了沈丽丽家,美其名曰沈丽丽“需要人陪”。

    老袁住过来后,却很少陪伴沈丽丽,“他和别的女士跳交谊舞,还参加一些单身旅游活动”。而且,他不交生活费,从不多说家人朋友,结婚更是完全不提。2015年年末,沈丽丽和老袁摊牌:“春节我们把子女喊到一起商量下。”老袁却说:“我们又不打结婚证。”沈丽丽气得和老袁断了往来,“后来有人告诉我,他有几个女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在婚介机构征婚时,要担心遇到婚托。”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说,婚托有几个常用的身份标志:有房有车、公务员退休、孩子已出国等。遇到这类对象,一定要核实。真正有再婚诚意的人,会跟亲友公开,坐下来将财产等问题说开。

    线索三  经常有用钱的时候

    南京建邺区法院法官马梅琴曾审理一起婚骗案。主角杨丽(化名)自称服装厂合伙人,多次向单身男士借钱。

    杨丽与退休教师刘雄交往时,一次约会吃饭,杨丽假装心事重重,说父母要过来,想再买套小房子,需要周转首付款。刘雄第二天提取12万元送到了她手上。

    几天后,杨丽再次找到了刘雄,拿出营业执照等,说服装厂接到订单,至少可以赚80万,但缺启动资金。刘雄拿不出钱了,但杨丽比刘雄想得“周到”:“你把房子抵押出去借钱吧,一个月后我赚了钱再赎回来。”刘雄答应了。直到刘雄的女儿去探望,发现房子住着陌生人,这才报警。真相让人震惊:杨丽先后“借”下8名单身老汉共计170余万元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短时间内有经济往来。”陕西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主任高瑾提醒,提防骗婚者的3个捞金手段:1.借口急需用钱;2.以结婚为名索要彩礼;3.把自己包装得很光鲜,让对方甘愿为自己花钱,觉得反正日后有回报。(本报记者李仲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