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漂”抱团,朋友多了路好走

2017年5月18日

    国家卫计委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去年我国60岁及以上流动人口数量近1800万,这些人中有跟着子女去到陌生城市的纯“老漂”;有因主动择一城养老的候鸟漂;还有漂洋过海求团聚的洋漂。漂在异乡,有乡愁,有孤独;而当他们与抱团互助、与“朋友圈”发生化学反应时,他乡也能变成故乡。

    老漂:抱团陪伴上升为陪护

    72岁的汤贻娟从四川到上海已6年多,如今跟儿子住在西藏北路一处老公房。“刚来时,很孤独。”汤贻娟便跑去高校篮球场边卖饮料。一次她准备收摊,遇上了现在的好友邓恒秀。两人聊了几句后,发现同是异乡人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跟我去跳舞吧。”就这样,邓恒秀把汤贻娟拉进了朋友圈,圈里“快乐七姐妹”常一起玩。在彼此陪伴的6年多里,大家都陆续迈过70岁,身体毛病多了起来。2016年9月,一位姐妹因高血压住进医院后,大家开始思考,除了一起玩,是不是还能做点别的?她们讨论后决定抱团改变健康现状,并列出一份清单:1.每人每月读一本养生书,再彼此分享;2.每周去公园锻炼3次以上;3.分工协作,分别去学太极学按摩,然后相互教学。

    “我们抱团不只是为陪伴,而是为陪护,不是护理,是合力保护彼此的健康。”汤贻娟说,她最近要去报个辟谷养生班,“我花4000多元去学习,然后教给其他6人,加在一起就省了2万多元”。

    候鸟漂:集体翻身当家做主人

    在海南三亚,主动漂着的候鸟群体,把他乡当故乡,集体翻身做主人。

    69岁的董淑娥6年前和老伴从哈尔滨南下养老,刚安顿下来,便拉着老伴四处找事做。“我之前当了22年志愿者,找来找去,还是干本行。”看到有人在椰树上挂吊床,或四处乱扔果皮,董淑娥都会上前制止。没多久,就有20多人加入她的队伍。

    在董淑娥住的小区里,有300多户“候鸟”。2013年底,在董淑娥的发起下,三亚市异地养老老年人协会成立。在协会,有健身操队、歌咏队、门球队等,“平时我们还进社区搞联谊,吸引了不少本地人加入”。为了让候鸟们当家做主,协会经常会分派“任务”:去海滩做志愿者,给当地小孩当辅导老师……协会还有由几十位高知组成的专家顾问团,平时去当地图书馆、学校、社区开展义务服务,“生活在这里,就要把这里当作故乡”。

    洋漂:打开围城让朋友进来

    采访刘向柏时,加拿大时间已是晚上11点。他很兴奋,“今天下了点小雨,和几位好友播了点菜种”。

    刘向柏退休前是黑龙江大庆一中学老师,4年前和老伴搬去加拿大白石海边居住。“刚来就像坐牢。”女儿去上班,刘向柏就在家看电视睡觉。一声问候打开了他的围城。前年9月的一天,刘向柏站在海边发呆,60多岁的邻居Jacob牵着狗跑步,突然停下来跟刘向柏打招呼。英文蹩脚的刘向柏愣了好几秒,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“好天气”,连连点头回答“yes”,就这样拉近了邻里距离。

    刘向柏在自家院子种了蔬菜,成熟后给Jacob送去一些,Jacob邀朋友登门学种菜并送给刘向柏一只小狗,“这样,我又加入了一个狗友圈”。刘向柏开始分享更多的东西,教外国友人中文、太极,“他们教我外语,带我参加家庭聚会认识更多朋友”。(本报记者李仲文)